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社会热点

归真堂清甘茶被指拿食品当药品卖 涉嫌虚假宣传

car2

“熊胆茶已经不卖了,但我们的清甘茶有降火、防中暑的‘疗效’,先生你可以看一看。”22日,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进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归真堂药业”)在福建省的一家直

“熊胆茶已经不卖了,但我们的清甘茶有降火、防中暑的‘疗效’,先生你可以看一看。”22日,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进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归真堂药业”)在福建省的一家直营店,销售人员笑盈盈地招呼道。然而,雄志律师事务所民事法律 部主任王永灵告诉记者,国家医药相关法律法规显示,禁止在营销过程中将保健品与药品混为一谈,作为连保健品都不是的含茶制品,直营店员工向买家提及具体的 “疗效”,涉嫌虚假宣传和夸大宣传。

在受邀参加“养熊基地开放日”后一天的22日,记 者陆续走访了厦门市、泉州市等数家归真堂药业直营店。在泉州市惠安县中心商业区里,一座200平米左右的直营店在白天里灯火亮堂。两米多高的红木柜子里, 摆满了从纸盒到红木盒、不同包装档次的归真堂产品,价位从90多元到3000多元不等。在厦门市中心一间规格更大的专卖店里,还设置了约1米高的展示柜 台,一位销售人员指着上述那款3000多元的产品说“这款最近销量很好,适合赠送大客户”。

在记者的追问下,她承认,清甘茶拿到的是“食字批号”,属于“含茶制品”,“没有熊胆的成分”,而熊胆粉拿到的是“药字批号”。这也就是说,清甘茶不是药品。

无 独有偶,至记者23日晚截稿时止,归真堂官方网站在清甘茶是否含有熊胆方面,仍然含有暗示性表述。网页最上方“归真堂”三个大字后附加了印章型“熊胆”二 字,下面通栏写了“金胆上品,养生臻品”八字,网页正文的“清甘茶”产品鉴赏中,并未提及“清甘茶不含熊胆成分”之类内容。

这不是归真堂第一次陷入销售风波。2011年,归真堂药业曾陷入“熊胆茶添加熊胆药品风波”。动物保护公益律师安翔表示,此举涉嫌违反卫生部2001年印发的《关于不再审批以熊胆粉和肌酸为原料生产的保健食品的通告》。

在 22日“养熊基地开放日”的媒体提问环节,归真堂药业董秘、副总经理吴亚辩称,归真堂“目前和以前从没生产过保健品”。然而,记者22日晚发现,从百度快 照登录归真堂官方网站看到下列文字:“归真堂正整合构建集……保健食品……为一体的产业链”。至记者截稿时止,上述文字处于被删除状态。

在开放日当天,归真堂药业董事、江苏鼎桥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志鋆信心满满:“归真堂上市本身的目的之一,反而是‘保护野生黑熊’。养殖中心设置熊的保健中心、医疗中心,熊发病后能够及时看护。”

然 而,22日上午大约9点多,受邀持证参观惠安县黄塘镇虎窟村新养殖基地的部分记者提出,要求参观已锁门的手术室,归真堂总公司派来执勤的工作人员先是称 “无菌环境不宜非防疫人员进入”,经“请示领导”后改口“要消毒”仅供短暂参观。据记者现场观察,行政办公室桌上空空,文件架上没有一份文件,穿着迷彩服 的一位安保人员回应称:“春季才是造瘘季节,现在的工作日,办公室没人很正常”,当问到黑熊要动紧急手术怎么办,他说“有兽医室、分娩室”,但他拒绝告知 上述两个医护设施的位置。吴亚曾在参观前承诺,养熊基地的任何一个区域都欢迎记者朋友参观。

随后在媒体提问环节,他解释称,黑熊养殖企业之所以之前从未对外开放,有其客观要求动物防疫是其工作的重中之重,“国家在该方面也有约定:不得对外开放”。

然 而,矛盾的是,记者当天在养熊基地现场遇到3名佩带“嘉宾证”、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士,他们向记者证实,自己此前曾“进去看过熊”,而且“不是(归真 堂)公司员工”。他们笑称:“以前去看熊,这次来看记者”。当提及进入养殖基地的途径时,其中一位男士回答“通过朋友的关系”。记者 梁嘉琳

(经济参考报)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